首页 >>
“唯唯诺诺”的安倍晋三,何以能成为任职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
发布时间:2020-02-07 17:28:37 来源:斗地主棋牌游戏-斗地主棋牌游戏赚钱-斗地主下载点击:4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个表面谦卑,内心坚强之人。对于日本国和日本人民来说,安倍晋三无疑是一位“合格的首相”。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成为日本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

  至2019年11月20日,两次“拜相”的安倍晋三任职日本首相的时间已经累积达到2887天,正式超过了日本历史上明治大正年间的桂太郎首相(106年前)。可谓是创造了一个“奇迹”。其实,安倍晋三创造的“记录”还不止这一个。比如,安倍晋三还是第一位战后(二战)出生的日本首相,也同时是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

  安倍晋三1954年出生于日本东京都,1977年大学毕业后又前往美国游学。也因此在美国积攒下了一些人脉资源。为他后来的首相工作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毕竟,美国和日本的关系特殊,如果和美国关系“差劲”的话,他根本就不可能在首相的位置上待了这么长时间。自然也不可能打破桂太郎保持的首相任职时长记录。

  安倍晋三出生于政治世家,他的父亲安倍晋太郎曾官拜外相。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曾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曾被党派“内定”为日本首相,但却意外的在1991年病逝。因此,安倍得以“继承”其父在山口县的“人脉”,并在1993年首次当选日本众议院议员,自此成为了日本政坛上的一颗新星。

  

  日本的政体很特殊,说其是君主立宪制也行,说其是议会制也无不可。更特殊的地方则是允许“党内派系”的存在。日本人认为这样可以在党内“抑制”独裁。也就是说,党内和国内的事务都必须商量着来。当然,也有专家认为这样容易造成党内分裂,容易造成国家事务的决策被“延迟”。不过,日本也就这样过来了!也并没有妨碍日本成为毫无争议的发达国家。

  日本人在党内讲“派系”,在社会层面讲“门派”。由于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曾是小泉纯一郎的“政治导师”,对小泉纯一郎有“提拔”之恩。所以,小泉纯一郎也就“投桃送李”的对安倍晋三“青睐有加”了!当然,这与安倍个人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有关。基于“派系和门派”的势力,以及小泉纯一郎的“特别赏识”,安倍晋三逐渐在自民党内“脱颖而出”。

  2006年9月20日,安倍晋三首次当选日本自民党总裁,9月26日出任日本首相。成为日本第一位战后(二战)出生的首相。不过,次年的9月2日,安倍晋三就辞职了!对于安倍晋三的这次辞职,一直都有不同的说法。安倍晋三自己给出的理由是“身体原因”。另外还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民主党的“逼宫”,另一种说法是自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但是,不管哪种理由,安倍的辞职都带来了“负面”影响。当时的一些评论认为安倍晋三“没有担当”,甚至有一些专家认为安倍晋三的政治生命将自此“终结”。然而,时隔6年后,安倍晋三却奇迹般的“卷土重来”了。

  2012年9月26日,安倍晋三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同年12月16日,安倍晋三率领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以绝对优势获胜,从民主党手中夺回了政权。12月26日,安倍晋三成功“二度拜相”。而再度出相的安倍晋三却似“换了个人”(日本民众语)。再次担任首相的安倍晋三,尽管“固执”的个性仍在,但在待人接物上却表现的更为“谦卑”了!不管是内政还是外交上,一个“谦恭卑微”的日本首相展示在了世人面前。

  

  对内,一旦政府决策或政府官员被民众质疑,安倍晋三总是一副“低头认罪”的“小媳妇”形象。在国际上,面对普京会见时的屡次迟到,安倍晋三不仅“耐心等待”,而且还总是“喜笑颜开”。当被美国白宫主人“挤占”红地毯时,安倍晋三的表情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仅如此,在和美国白宫主人打高尔夫球时,他还故意来了个“后滚翻”,博得白宫主人“开怀大笑”。当然,安倍晋三的这种态度和举动也常常会被评论称之“有失尊严”。不过,安倍晋三的执政成绩却“有目共睹”。

  对于安倍晋三能够成为日本历史上首相任职时长第一人的原因。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给出的主因是:“安倍执政后以经济为最优先,推动金融,财政,创生三政策,成绩丰硕。”大家都知道有个“日本经济停滞二十年”的说法,而每当提到日本经济的“停滞”,则几乎无一例外的会“归咎”于《广场协议》。说是因为美国的“打压”。不否认,《广场协议》有美国打压日本的“成分和因素”。但是,广场协议也有英,德等国,那为什么德国没有“停滞”呢?而安倍晋三“新经济政策”的成功,则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将日本经济的“停滞”完全归咎于广场协议是不辩证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的那段时间里,日本经济明显有着“畸形”发展的因素。我们不去过度讨论日本人对GDP增长方式的“非理性”追求,也不必解析日本人那时对出口,日元增值的“病态”诉求。仅以日本人那时的“豪言壮语”就可以判断出日本人那时的“膨胀心理”。曾有日本人“豪言”将买下“整个美国”。尽管很“豪迈”,但如果仔细分析的话,便不难发现,日本人当时对待经济增长的因素中明显有着“房地产”是“衡量标准”的“意味”。买下“整个美国”,是指什么?显然是指“高楼大厦”。可是,随着“广场协议”后美元的贬值,日本也回归了“原形”。

  

  日本经济停滞的二十年,其实也是日本“自我修复”的二十年。如果从哲学角度来分析,这二十年使日本经济回归了“理性发展模式”。对日本的未来显然“利大于弊”。日本经济停滞的病根在于其消费空间已经被房地产以及房地产衍生领域死死“堵塞”,所以,安倍晋三再度拜相后实施了“借助货币宽松政策,财政刺激政策以及地方创造生机政策”,即“安倍经济学”。对于“安倍经济学”的原理,尽管有着不同的解读,但其“核心”却是共识,那就是“刺激和消费”。原理并不复杂,可安倍晋三的前任为什么没能够做到呢?区别就在于对“消费概念”的理解不同。

  消费能够刺激经济,这已经成为现代经济学的“共识”。而消费又多被“狭义”的理解为了“吃喝玩乐用”的支出。而每个经济体的“发展阶段”不同,其消费空间自然也不可能一致。其实,刺激消费也是“挖潜”的过程。比如日本,如果想在房地产上挖潜,显然已经不可能。所以,安倍必须“另辟蹊径”。举个例子,当然,肯定不是安倍唯一的“挖潜”途径。比如说“福利”在消费刺激中的作用。也许有人会认为教育福利仅仅是“福利而已”。其实,教育福利恰恰也是“隐蔽的消费”。前不久,安倍政府对小学教育实行了“全免”。很多人在评论这个事情时只是局限于了会增加政府财政支出这个方面,而忽视了这种“教育福利”政策所带来的“隐形”刺激消费作用。其实,安倍晋三的新经济政策就是首先从增加福利开始的。

  

  经济发展自然离不开国内外两个大环境。在国内,安倍晋三以增加福利开始了刺激消费,进而带动了其他传统消费。而在外部环境中,安倍晋三同时举起了区域经贸合作以及双边自由贸易这两面旗帜。安倍一边积极参与诸如TPP此类区域合作的谈判,一边却又和欧盟签署了“FPA”,与美国签署了“自由贸易框架协定”,与越南和印度这两个东南亚及南亚最有潜力的国家进行了“实质上”的自由贸易。在南美共同市场,在非洲,在中东,日本经贸其实也都做得“可圈可点”。“说得好不如做的多”。安倍晋三给日本带来了什么,日本民众的感受最深。所以,日本民众并没有诟病安倍晋三的“谦卑”形象,也并没有认为安倍晋三的唯唯诺诺形象有失日本尊严。而安倍也在用经济成就“报答”了日本国民对他的信任。

  

  当然,安倍晋三之所以能成为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不仅仅是安倍晋三的经济成就。显然也有着在政治上对日本民众心理上的“迎合”。比如,安倍晋三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完成了《新安保法案》,在实质上解禁了集体自卫权。起码在所谓“正常国家”的诉求中迈出了一步。尽管对区域安全是个“隐患”,但如果单从部分日本上的心理来说,它们自然会认为安倍晋三是个“合格首相”。而安倍晋三能够打破首相任职时长的记录也就不足为奇了!在成为史上任职时间最久的首相后,安倍晋三仍然保持了一贯的“谦卑”姿态,他称:“深感责任重大,将不忘初心,努力为日本民众创造更好的福利。”